巨星传媒
七月三十一日,复上神龙岛。 初,入黄龙涧。立涧边,极目四眺,烟霞染翠,峰峦攒簇,岭树杂然。下有一溪,水宕宕焉,澄明若空。视前方,一瀑如虹,自天而泻。飞身其上视之,乃一巉岩高耸入云霄,此瀑乃出也。登临其上,仰视长天,浮云渺渺,落日融金。负手问斜阳,此景
2020-01-23 70771 1aher
暮春四月,谷雨刚至,接到两位友人邀请,说是去大雾山看油桐花。欣喜之余,打起行装,一同前往。 大雾山,地处罗田县凤山镇北丰河北端,海拔944.2米,是载入罗田县志的着名山峰之一。早就知道大雾山盛产油桐,是罗田县独一无二的油桐之乡,可从来没听说油桐开花能引人
2020-01-23 36529 uyzg3
炊烟在房顶上如约升起,农事突然间挤满眼帘:苞米饱满,高粱点头,长长的豇豆如母亲的手,从搭起的藤架上虔诚地垂向大地;金黄色的南瓜花,轻柔地、蓬松地将羞涩打开;忙着灌浆的稻菽,正清一色向北匍匐,匍匐给无边无际的原野铺开闪亮的绿 溪水清澈,水草茂盛,小鱼儿
2020-01-23 58169 u0ttr
睡,作者:梁实秋。我们每天睡眠八小时,便占去一天的三分之一,一生之中三分之一的时间于“一枕黑甜”之中度过,睡不能不算是人生一件大事。可是人在筋骨疲劳之后,眼皮一垂,枕中自有乾坤,其事乃如食色一般的自然,好像是不需措意。豪杰之士有“闻午夜荒鸡
2020-01-23 98939 os2qv
我曾经在无数个夜写下一段段故事,那故事有他人的,也有自己的。但是,在那时而急切时而停顿的笔尖下,所流淌出的却只是自己一如既往的孤单与哀伤。 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,总有一盏昏暗的灯光照在白色的宣纸上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太暗的缘故,我总觉得那张白色宣纸上
2020-01-23 61136 8e6tl
如果我们走得太快,请停一停,等待灵魂跟上来。 一队科考队员在当地土着人的带领下,穿越非洲原始森林。他们千辛万苦跋涉了三天三夜,队员们精力旺盛,眼看快到目的地了,但土着人却无论如何坚持要休息一天。问原因,他们说,匆匆赶路三天了,灵魂一定掉在后面了,要等
2020-01-23 59702 bd56h
黄龙潭位于黄梅县城西北17.5公里的大河镇团山村境内的黄龄古洞前,是东晋道家宋益真人隐修之所。宋益,号飞仙,福建汀洲人。生于东晋太元辛巳年。曾任广东番禺县令、睦州刺史。33岁辞官,拜葛洪修道。后遍游名山,至黄梅考田山中,见有黄龄古洞,群山环抱,松竹掩映,
2020-01-23 41959 ko6at
一场纷纷扬扬的雪,杂着丝丝寒风从天幕中滑落,那片片的雪,纯净无瑕,也冰冷入骨,可谁又会知道,那冰冷的雪花中,曾包含着一颗温暖的心,但是再温暖的心,也终会因无人问津的漫漫等待而失去温度,并由充满希冀的等待,到万念俱焚的孤寂,这颗心,也终于因这寒冷岁月
2020-01-23 61523 jdezq
利用星期六、星期天回一趟老家,刚刚进入老家的地界,只觉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,走近一看,才发现漫山遍野的油菜花,犹如一片金黄灿灿、随风翻涌的海洋,又如一块黄绿相间、层次分明的地毯。 三月的故乡,油菜花开得正浓的时候。你看,那些油菜花相依相偎,相互拥挤,竞
2020-01-23 45262 9jfgg
秋天带着凉意与平静来了,秋高气爽、秋水盈盈。天渐渐暗了下来,天幕透着微光。湖边的树若隐若现,只看得见轮廓。爱湖的人们,喜欢站在木廊上,静静地看着美丽的湖,此时遗爱湖分外宁静! 排成一字型的大雁,嘎嘎的叫着,向南飞走了。一只失群的孤雁,在呼喊他的妈妈,
2020-01-23 29751 bxvgp
祖父的一生淡泊如水,既无传奇的经历,亦无大喜大悲的感情跌宕。却是方圆数十里有口皆碑的好人。无论对谁,他总是怀着一颗真诚的爱心。 我刚上小学的时候,祖父在人民公社(那时还没改镇)的供销社当炊事员。尽管我家离公社驻地有五里多路,每逢星期天或节假日,只要天
2020-01-23 90582 6ymom

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皖ICP备1001554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