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好厉害的姑娘

    一 汽车载着我们八个人,沿着盘山公路行驶。这里到处都是山,连绵不绝。望着远方,群山巍峨,云雾缭绕。山下是空旷的田野,水稻已收割,田里蓄满水,是浸田的时间。几只长脚的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交错

    2012年 北城 我叫云川,13岁,在北城A中上初三。 学校旁边有一条小街,布满了各式小餐馆、饮品店和文教店,不过几乎每个学期,都会有几个店铺变成新的店家。 最近,就新开了一家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长安雪

    图源网络 文/范诗乐 1 青烟袅袅升起,幻化成一位身披素纱的仙子,她扬起披帛,洒下漫天花瓣,散入庭前的一汪月下积水,落香幽幽,蟾华盈盈,迷醉了人间的看客。随即,她一个转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傀儡丨海棠之恋

    01 初春,几阵细雨才洗礼过的岞岭山早就郁郁葱葱的一片。放眼望去,就像一块碧绿的翡翠。近山和远山之间,山线明朗清晰,山间密密麻麻地长满了参天古木。这里终年云雾氤氲,仙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那个男孩教会我长大

    北风巷子口的饰品店门口挂了好几个风铃,金属的,沙贝的,风一吹就“叮叮”作响,可是没什么生意,上门的客人少的不行,老板偶尔打盹一睡就是一下午,醒来也没人偷过东西。有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光头海怪

   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天色渐暗,沿海的渔村里,一个小孩手提两只肥鱼,正疯跑着,像是有什么要紧事似的。 “阿公,阿公,今天村里的人遇上海怪了。”小孩未进门就兴冲冲的嚷到。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前夫为了离婚找人勾引我

  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吴小妮一个人在街上瞎晃悠,她在找一个叫徐岩的男人。 她为了这个男人离了婚,现在却怎么也找不到这个男人了。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公园里,里面很热闹,一对新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换皮(上)

    现在是2053年6月,炎热的夏夜,我跟我妈正在超市里挑选体衣。 所谓体衣,你可以理解为人皮……嗯,人皮就是人皮啦。 在我们这年代,除了外在的衣服外,我们还可以更换自己这身皮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换皮(下)

    周一早上的课程结束后,我赶紧离开了音乐班。 是的,除了交换住所外,我跟乔斌,都要一丝不苟地沿着我们原本各自的轨迹,生活下去。 说是“生活下去”,但其实只有48小时。 哎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风波

    清晨,穆老师面带笑容,意气风发的走进学校,见到迎面而来的同事,点头打着招呼。三步并两步的上了楼,掏出钥匙,打开门,拉开椅子,坐下,半转身,将背包挂椅背上,拿起笔,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童话·精灵与花

    献给LOFTER上一位名为 茶珀 太太的童话 放在简书上作为备份 请勿私转 谢谢哟v 初次童话创作 8000+字的短篇 BGM:愛を見つけた場所  创作时被包围在奥華子老师温柔的声线里v 这是一只一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怕便秘的猫主人

    如果我家有监控,能看到每天六点二十五,我顺着厕所门边溜出来。 我刚排便结束。养成如此规律的生物钟,多亏我的猫主人阿弗。他每早六点半必定会蹲厕所,为了错开那股难闻的屎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世人皆须自渡

    你说,从分手开始的故事,也必须以分手结束吗? 那个燥热得让人无法释怀的八月,坐在夜市小桌子旁心思各异的四个人,还都没看到最后的结局。 南如九—白水下肚,细品断肠 1. 每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等你回来

    “咦?你咋回来了?!”陈希一脸惊诧,望着站在门口的老公。 林洛森没说话,只是微笑的看着她。 这大约是早上的九点十分。平时这个点儿,林洛森应该在办公室,刚打开电脑,准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你选择的逃避

    正当午,在房间里戴着耳机也阻止不了耳朵接收外面蝉发出的刺耳的信号,此起彼伏,让人烦躁。刚才明明一大坨云挡住了太阳,刮了风也打了雷,轰隆了一阵,天就晴了…… 这样的时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你在观察谁,谁在观察你

    “今晚第一节微生物实验课,带纸笔,收到回复。”学习委员在群里简明扼要地交代,下面无一例外地回了一串“复”。 学习委员是个古怪的人,一米八几的个子却瘦得皮包骨,走在路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渗血的黑色垃圾袋

    在这个漫长的深夜里, 又将有两袋鼓囊囊的黑色垃圾袋它们静静地躺在垃圾堆里,封口处紧紧绑着。但还是有暗红色的血液渗了出来直到被风吹干。 “梅姐,这么晚了还没睡,这是?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一往情深,奈何梦缘能短

    “此事,陛下是下了死命令,可兄长也知道,如今的我又何来心情再想这些?”慕怀瑶自嘲,“不过,他既然将慕家交给了你,我正好出去走走,放松放松。我知道,兄长的能力不在我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二十八次轮回路

    这已经是王葭玉第二十八次在同一时刻,同一地方看到许芷蓉了。 她这次遇到许芷蓉是在一个盛夏的午后,憋了一上午的雨终于在人们的期盼中一股脑倒了出来,仿佛天上有个水坝开了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附魂

    一 今天早上五点钟的时候,马尔卡夫就出发去田里除杂草了。那会儿天刚蒙蒙亮,看不太清楚田里的状况,马尔卡夫揉着惺忪的睡眼,准备坐在田埂上抽根烟,等天色稍微亮点再下去除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原来人会变的温柔,是彻底的懂了

    [一] 窗外的雨哗啦啦的下,用力的拍打着屋檐发出急促的“啪啪啪”声。声势浩大的雨滴顺着屋檐自上而下的滑落,滴落在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,溅起无数水花,晕染开无数涟漪…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野百合也有春天

   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我与丽姐相识五年,时间不长不短,交情不深不浅。 五年来,我们时常见面,一起吃饭,一起哭笑,彼此分享这五年里发生的许多事。 但我依然觉得没有走进过她的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无法挽回的青春

   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/苏沐小白 (零) 曾经的回忆 “我们分手吧!”韩月低着头,轻声开口道! “喔~”李雨轩十分淡然的应道! “你……你就不问一下原因嘛!”韩月猛然抬头,有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化身孤岛的鲸

    化身孤岛的鲸(歌曲) 化身孤岛的鲸(MV) 陌生城市的试探 汽车匀速行使在高速公路上,一眼望去,没有终点。她,倚身斜靠在后座上,没有睡着,只是简单的闭目养神。微风从车窗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你不要等我了,写文太慢,我追不上你

    1. 写文的都知道,最初时期大家都奔着写男女之情踏入圈子,感觉爱情与自己息息相关,也较为好写。而写的多了以后,就开始下意识的规避爱情转写人性,因为爱情实在太难,我们无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那一年,我们毕业了

    六点的时候,手机在枕头底下震动了好久,尤小燃一点都没感觉到,睡得死死的,室友“翠花”扔来一句话;“尤小燃,把你的手机给老娘关掉,别打扰老娘睡觉”。尤小燃猛地坐起来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血国的列车

    文/邓迪安 血国的列车 第一夜  缘起 1. 有个女孩子叫小艾,这是她的故事。 一个可怕的故事。 2. 小艾今年32岁。 未婚。 连个男朋友都没有。 怎么样,是不是很可怕。 3. 言归正传。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乞丐的故事

    我不知道我是谁,但我的视角一直关注着一位瘦弱男人。 而且,我能读取有些人脑海中的想法和记忆,特别是他。 他的名字是林翔宇,是一个右手残废、光头的人类兼乞丐,他正坐在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还未掉下去的电梯

            恐惧就像一条不会咬人的虫,那件事情之后,一直在她心里爬绕。         长笙和另一个女人被困在商场电梯里。         整个电梯是透明的,很旧了,从玻璃望出去整个城
    2018-08-16小说
  • 被放逐的爱——突然消失的老师

    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忘记她。她留给我最后的印象是那张沾了泪珠的脸,几滴泪珠在白白的、圆圆的脸上,总也不掉下去。 记下这篇故事,算是给这段记忆一个交代,作为一个略显痛苦
    2018-08-16小说
热门文章
  1. NO.1 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

    有的时候,放下恨,原谅一个人,就是放过你自己。 今天是村东头王大爷下葬的日子。虽说已经开春儿了,天儿还是有点儿冷,阴雨绵绵,冷风习习

  2. NO.2 瑭琅之所以是瑭琅

    我不过是你手中的一个玩物 瑭琅用自己的前肢劈开笼锁,金丝雀一脸的羡慕,“得道的果然厉害!厉害!”说着还扑棱着翅膀在笼子里面蹦来蹦去。

  3. NO.3 邂逅梨林,情开花蕊

    吉罗山上有开的最好的梨花,路尘听父亲说,吉罗山乃亩域命脉之地,林光蕴气终年覆盖。不仅山明水秀,风景如画,而且梨花四季盛开,远远望去

  4. NO.4 年年有“鱼”

   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/只影千山去     “这鱼多少钱一斤?”一位拎着芹菜的大娘问道。 “三块五一斤。今年的草浑子,这边是甲鱼,还有鲤鱼,价儿

  5. NO.5 请抓住爱的手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上篇         高考结束后,阿汤有大把的时间睡懒觉,奇怪的是最近又在做那个奇怪的梦。         九月,阿汤拎着

  6. NO.6 夏氏风格能奈我何?

    在草纸上又演算了两遍,这道排列组合的题目还是做不出来,夏青青起身喝了口水,朝走廊的楼梯上看了看,安详还没有回来,哎,拿什么拯救你,

  7. NO.7 穿过苦夏的那座城

    01 天刚蒙蒙亮,暗青色的天际中开始泛出一丝红晕。溽暑的上海,沉淀了一夜的欲望,翻了个身,喘着热气,开始慢慢舒展着膨胀开来。 又来早了。

  8. NO.8 《冷锋》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冷锋》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作

热门TAG
more>>

Copyright2018.看去自媒体资讯站,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!